(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舆情报告】第二十期:河南民企老板被指控“涉黑” 遭刑讯逼供致残


事件概述

      河南南阳奥奔汽车销售公司老板杨金德,因为一起民事纠纷,被南阳市卧龙区法院做出罚款处理。他因对处理不满,先后带员工到法院讨要说法无果,随后进京上访,后来被当地一位副区长劝回。

     杨金德回到南阳后,其一行人因涉黑的罪名被警方抓捕,送到了南阳的警犬基地进行审讯,而后他遭遇了多种方式的刑讯逼供,目前其仍处于瘫痪当中。

舆情综述

     近日,一段网络上流传的杨金德讲述遭遇刑讯逼供的视频,曝光了杨金德“涉黑”遭刑讯逼供致残事件,之后引发媒体、学者及网友们的关注、热议。

     长达18分钟的视频,杨金德以重伤者的面目以及极度虚弱的躯体呈现在网友面前。视频中,他向律师透露在南阳警犬基地接受审讯过程中所遭受的种种逼供。“与狼共舞”、“鬼洗脸”、“坐火箭”、“吊大秤”等近似于酷刑的逼供方式,让原本身体良好的他,瘫痪近一年。

     通过视频可以清楚的了解,杨金德确实受到了暴力对待和身体上的折磨,然而对于这种既定的现实,南阳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大队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称:“在办理杨金德等人涉黑专案过程中,办案民警在抓捕、审讯等侦查过程中严格依法办案,没有引供、诱供、刑讯逼供等违法违纪的情况。”

     对于这份《情况说明》很多网友表示强烈质疑,有网友说到,傻子才会承认对杨金德实施了各种形式的逼供。

     杨金德被公诉机关指控“涉黑”罪名,遭到了杨金德辩护律师的质疑,同时杨金德被刑讯逼供的遭遇也得到网友和媒体同情。众多网友通过留言和顶贴方式,对实施刑讯逼供的审讯人员表示了义愤和谴责。

     随着媒体报道的跟进,网友的持续关注,网络舆论的推动,南阳公检法机关面临的社会舆论压力也越来越大。刑事诉讼法修改后明确了严禁刑讯逼供,杨金德事件是刑诉法修改后初次被曝光的刑讯逼供案例。

 “涉黑”罪名

     杨金德缘何被指控“涉黑”,有媒体分析认为这跟杨金德带领员工大闹法院,而后又在去年国庆节期间到北京上访有关。

     杨金德被“涉黑”立案,是因去年9月27日,其公司存款8.6万元被南阳市卧龙区法院划走。员工先去银行抗议,继而去往法院讨要说法,而最终法警与抗议者的协商演变为一场冲突。今年7月5日,杨金德及其员工共23人被控涉嫌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作证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6项罪名。

     法庭上,公诉机关指控杨金德犯有以下6宗罪。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据法院审理查明,南阳奥奔公司于8年前与南阳市宛城区白河农村信用社伏牛路分社签订租房协议,租用312国道一处5层楼及院子。此后,该房屋被南阳市个体户崔某买走并办理了房产证。奥奔公司租赁到期之后,崔某催促搬迁,奥奔公司却不搬迁。崔某于是将其诉至卧龙区法院。卧龙区法院开庭审理作出判决,让奥奔公司从崔某的房产中搬出,并赔偿损失。判决生效后,崔某申请卧龙区法院执行,卧龙区法院在先后向奥奔公司下达了执行通知、处罚决定书,但奥奔公司均拒不执行。无奈之下,2010年9月13日卧龙区法院作出了划拨奥奔公司在该行存款353320元的执行裁定,并于2010年9月27日通知中国银行南阳分行先行划拨了该公司的存款86000元。

     2010年9月27日下午,杨金德听说之后,立即派本公司职工张某、杨某找到银行要求将该笔款划回,遭到拒绝。杨金德于是召集公司员工李某等13人开会预谋之后,分别到银行和法院围堵闹事,他们悬挂对联,燃放鞭炮。卧龙区法院防止事态扩大,收缴横幅,遭到张某、温某的阻拦,并厮打法警,被法警带进法院讯问。杨金德得此消息,立即指使曹某等3人增援至法院门口泼洒农药,谩骂法官。卧龙区法院院长乔国和出面解劝,也被刁某等人摔到在地。

     妨害作证罪。据法院审理查明,杨金德等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被南阳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立案侦查之后,10月7日,奥奔公司的乔某、杜某等6人被张衡派出所警方传唤问话。杨金德得到消息,认为6人的证言对自己不利,于是逼迫6人到派出所重新作证,强调围堵法院不是公司领导指使,而是自己自愿的,并让6人联合起草《联合证言》,以口径一致。杨金德还安排2人假扮警察,对6人模拟讯问。10月8日上午,乔某等6人到张衡路派出所作假证时被警方识破。

     强迫交易罪。2008年8月1日,南阳个体户崔某以350万元竞拍到杨金德租赁的房产之后,杨金德与低价从崔某手中买走,遭到拒绝。杨金德纠集李某等人购买了花圈、阴钞、动物尸块等物,投掷到崔的院中进行威胁。此后的1月21日,杨金德又纠集刁某等人持刀闯入崔某的家中予以威胁,遭到崔某的拒绝。

     寻衅滋事罪。2009年1月16日,南阳市七里园社区枣西组村民关某等人聚集到奥奔公司门口要求提高奥奔租赁的一块土地的租金,并要求给工程供料,杨金德得知之后,组织人员把村民赶走,刁某等人手持钢管、棍棒对枣西村民关某等4人殴打,导致受伤。后在张衡所的监督下,双方达成协议,关某4人得到15000元补偿。

     妨害公务罪。2009年11月5日,奥奔公司马某、栗某乘坐郭某的无牌照厢式货车被卧龙区七里园乡运管所执法人员贾某等2人拦下,但遭到郭某等人的阻拦。杨金德听说后立即组织多人分乘两辆汽车赶到运管所,对贾某等2人进行殴打致伤。奥奔公司的谢某找到被扣车钥匙,让郭某强行将车开走,致使公务活动无法进行。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杨金德自2008年以来,以其经营的奥奔公司为依托,笼络公司员工,逐步明确了一些约定俗成的制度、纪律等行为原则,要求员工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他的领导,对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也必须参与实施,逐步形成了以杨金德为组织领导者,以曹某等6人为骨干,以渠某等6人为参加者的相对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并实施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等多次暴力性犯罪,在一定区域内造成了重大影响,严重地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秩序。

律师观点

     杨金德的二审辩护律师朱明勇:杨金德案即便一审认定的所有事实都是真实,甚至罪升一级,将在法院讨说法的行为认定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那么他也不是黑社会。

     我国著名刑事辩护律师陈有西、周泽、富敏荣、杨金柱等谈及杨金德案,均表示:这种陷害惨案执业多年闻所未闻,手段令人发指。对于这种案子,不仅要辩护,还要控诉,要追责。

     杨金德的辩护律师杨大飞辩称,公诉机关指控的杨金德等人犯有6宗罪均不成立。

     杨大飞说,卧龙区法院于2010年9月13日作出的划拨奥奔公司在该行存款353320元的执行裁定,在划拨前并未送至奥奔公司,用未生效的执行裁定书从中国银行划走了奥奔公司存款8.6万元实属违法,奥奔公司的人到银行和法院理论讨要说法是正当权益。奥奔公司员工到法院的目的是了解、查明、索取执行文书,不具有闹事的主观故意。卧龙区法院未能及时做出解释,是造成事态进一步恶化的原因。因此,不能认定杨金德等人犯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杨金德等人犯有妨害作证罪。杨大飞辩称,法庭上杨金德及另外两名被告人均当庭否认了作伪证、教唆作伪证的事实。且《联合证言》只是一份补证而非为证。因此,也不成立。

     杨大飞说,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中,没有证据证明杨金德唆使员工对崔某实施暴力与威胁。此外,交易行为并没有发生,也没有给对方人身造成伤害,也没有造成损失。因此,不存在强迫交易。

     而奥奔公司与枣西村民的纠纷也是事出有因,是枣西村民故意闹事所致。双方的冲突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此外,本案认定杨金德组织殴打枣西村民缺乏证据,何况此案公安机关已经处理完毕。因此,指控杨金德等人犯寻衅滋事罪也不成立。

     对于指控杨金德等人犯有妨害公务罪,杨大飞辩称,没有证据证明卧龙区七里园运管所人员上路查车是合法的,且扣车时未开具暂扣证。因此,奥奔公司人员阻止其乱设卡,阻止其无《暂扣证》扣车行为,乱罚款不属于妨害公务。

     杨大飞说,涉黑案件需要有一个比较稳定的组织,他们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且之间有明确分工,有组织的隐秘性。但杨金德等被告人所在的奥奔公司是一个合法经意的经销汽车的企业。因此其不具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特征。此外,奥奔公司的收益均是合法的,不是违法所得。不具备黑社会性质的经济特征。本案也不存在危害社会和非常控制社会的特征。因此,指控杨金德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证据不足。

相关评论

王学进:杨金德案,谁是真正的“涉黑”者?

     我从其辩护律师杨大飞的博客中了解到,杨金德不仅是南阳市第四届政协委员,还是个嗜书如命的儒商,这样的人竟会是黑社会的头头,怕是谁也不信。法院之所以将该案作为“涉黑”案审理,就因为他与法院过不去,组织发动员工去法院讨说法和进京上访。对此,辩护律师的意见是,奥奔公司的员工到法院找陈红占、渠涛二位法官了解被执行情况,并无不妥,也并非无理取闹。其次,奥奔公司员工到达法院时法院已经下班,未影响法院正常工作,也未给法院造成严重损失,认为杨金德及其他被告人不构成犯罪(具体意见略)。

     遗憾的是,法院对辩护人的上述意见根本不予采信。据当地媒体报道,针对公诉机关指控,32位来自北京和郑州的律师逐条辩驳,均作了无罪辩护,但无一被法院采纳。这是为什么?对此,卧龙区法院院长乔国表示,执行手续完全合法,称“追刑责与法院毫无关系”。而该案一审审判长、唐河县法院牛海利法官则拒绝就此案发表看法。其中隐情很复杂,有兴趣的读着可以关注一下杨大飞律师的相关博文,表过不提。

     在此,我只想问一句:到底是杨金德“涉黑”呢,还是当地公检法“涉黑”?答案就在报道中的这段话里:根据10多名被告人的当庭陈述,他们被捕后,被送进了南阳警犬基地,惨遭各种刑罚。遭受的刑讯逼供包括:殴打、罚跪、灌辣椒水、针扎、坐火箭(把啤酒瓶塞进肛门双脚需腾空)等,惨不忍睹。另有两种极富警犬基地“特色”的方法,一种是把人关到特制的笼子里,露出头部,让警犬来舔脸,命名为“鬼洗脸”;另一种,是把人戴上脚镣手铐后,和狗关在一起,这被称为“与狼共舞”。杨金德就是在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后成为瘫痪病人,以致要被人抬着上法庭接受庭审。

     比较一下上述两种行为,基本可以认定:谁才是真正的“涉黑”者。

     从辩护人出具的意见中可知,二位法官划走公司存款8.6万元存在执法不当的问题,杨金德是基于维护自身权益出发,组织发动员工去法院讨说法,在未得到满意答复后才进京上访,应该说,这是正常的维权行动,不能说是“涉黑”行动;相反,当地公检法为了坐实他们的“涉黑”行为,竟将他们送进南阳警犬基地进行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让他们“与狼共舞”,打伤杨金德后还不让其就医,也不准其取保候审,直至抬着伤残的他接受庭审,这哪像是人民法院所为,分明是黑社会所为。

     在法院判决之前,任何人都享有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他们的人格尊严和人身权利必须得到保障。而南阳当地的公检法在未经法院审判之前,就对杨金德他们做有罪推定,定性为“涉黑”,然后用闻所未闻的离奇手段对他们实施刑讯逼供,套取他们所需的“口供”,其办案的手段不仅让陈有西、周泽、富敏荣、杨金柱等著名律师目瞪口呆,更令我等普通公民惊吓得毛骨悚然。

     我支持律师们的意见,对于这种案子,不仅要辩护,还要控诉,要追责。同时,我提议,要将南阳警犬基地的那几只特制的笼子曝曝光,也让人们见识一下什么叫“鬼洗脸”,什么叫“与狼共舞”,从中窥见当下中国的司法现状。

杨金德案,一纸“情况说明”就能否定刑讯逼供?

作者:毛立新(学者)

     日前,河南老板杨金德讲述遭遇刑讯逼供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包括杨金德在内的十多人称被关进南阳警犬基地后遭遇逼供,手段包括灌辣椒水、与狼狗同笼等。有关方面否认曾实施刑讯。此前,杨金德在上访后被以“涉黑”立案,一审被以6项罪名判入狱20年。(《重庆晚报》10月10日)

     此案是否存在刑讯逼供,尚需有关部门进一步查证。但显然,控方企图以侦查机关的一纸“情况说明”来否定刑讯逼供的存在,不能令人信服。而辩方所要求的审讯同步录音录像等证据,控方未能出示,难免令人生疑。

     按照《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控方应对证据合法性承担证明责任,如果控方不能以确实、充分的证据排除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的存在,则口供应予排除。因此,本案口供是否排除,是对法院能否严格公正司法的一次考验。

     刑讯逼供是我国刑事司法的痼疾,不仅催生冤狱,且严重侵犯人权。为此,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增加了“不得强迫自证其罪”、“侦查讯问过程录音录像”、“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等内容,以期防范、控制刑讯逼供。

     但遗憾的是,仍然保留的“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的规定与“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直接冲突,“侦查讯问录音录像”也并非强制适用于所有案件,法律界呼吁已久的沉默权、律师在场权、禁止疲劳讯问等内容均付之阕如。因此,对本次刑诉法修正能否解决刑讯逼供问题,法律界仍然普遍抱有疑虑。

     遏制刑讯逼供,须更新立法及司法理念:打击犯罪决不能以牺牲人权为代价,应彻底摈弃“口供中心”办案模式,把着力点放到依靠科学技术提高侦查能力上来。有了上述认识,立法才可能抛弃犹豫和摇摆,大胆吸收法治国家的先进经验,针对刑讯逼供建立起一整套的事前预防、事中监控和事后制裁的诉讼机制。

舆情分析

     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采集到的信息显示,10月7日新浪视频上传的《杨金德讲述刑讯逼供视频合成NEW》短片把该事件引入公众视野,截止11日15点该视频播放次数达到51482次,网友评论660条。《民企老板因“涉黑”与狗同笼 称遭刑讯逼供致残》这则报道于被各新闻网站转发上百次。

     新浪匿名网友:“这人在南阳名声不是太好,今天沦为阶下囚了,也该反思一下当年的所作所为了。”这条评论引来众网友质疑、反问,新浪网友“叶子”:“名声不好就该被逼供?”这一评论得到网友们的支持。

     作为事件的当事人杨金德,且不论他之前到底有无违法乱纪,他在被审讯过程中遭遇了严重侵犯人权的各种严刑逼供,逼供的事实不得不让媒体和网友们对当地公安机关的审理方式感到遗憾。

     10日9点13分网易转载的《河南“涉黑”嫌犯称遭逼供:与狼狗同笼》这篇报道,一天时间网友点击量达到132809次,网友跟帖7101条,网友微博转发666次。(系统监测时间11日15:00)

     网友看到该事件的新闻报道不由得生出无奈的感叹。网易网友“象狗一样生活”:“唉,有钱人都被这样了,我等P民咋办!、、、、、、、、、、、”这一跟帖得到21173位网友支持。

     网易网友“标准子弹”:“哥笑了,看你还敢跟法院斗。”该跟帖得到7397为网友支持。当下,网友的这一言论意味深长。

     刑诉法修改后没多久,这一事件因刑讯逼供被公之于众。该事件的进展,尤其是南阳司法机关该如何面对对杨金德刑讯逼供的事实,并对实施逼供的执法人采取何种处罚措施,这将影响刑诉法规定的公安机关在以后办案中对严禁刑讯逼供这一原则的坚守程度。


上一条:本果舆情:温州老板“跑路潮”企业“倒闭潮”或将持续 下一条:本果舆情:淘宝暴动之乱——损人伤己的双刃剑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