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舆情报告】第十五期:湖北纪检干部惨死办公室 疑遭人报复


舆情综述

     近日,湖北公安县一名纪检干部身重十多刀惨死在自己的办公室,事发30个小时后,于8月27日下午6点才被发现。此消息经公安县人民政府网站公布,迅速引来媒体和网友的关注,一时间舆论四起。

     死者名为谢业新,系公安县纪委纪检检察一室主任,此前曾参与协查该县县副书记刘宝军贪腐案,此案与该县某地产项目有关。

    从死者的身份、此前参与的案件以及死者身负数刀致命刀伤的惨状综合分析,谢业新很可能是遭遇报复被杀。然而经警方两天的调查,最终公布谢业新的死因却并非他杀,而是系自杀身亡。

    谢的惨死系自杀而为,这一官方说法一出便遭到死者家属的强烈质疑,同时也引来媒体和众多网友的又一波质疑的舆论。

    这一舆情事件发生近五天以来,由谢业新的惨死到官方公布的自杀说,连续两次引起舆论关注的高潮,尤其在官方公布谢系自杀而死的消息后,网络舆论再次把对官方信息的不信任表现的淋漓尽致,有关质疑官方“自杀说”的新闻评论成为该事件的主导舆论。

    官方公布的“自杀说”,只是基于事发现场的情形和对刀伤的判断,而对于十几刀的自杀而死的可操作性是否合理、可行,并没有给出足够的佐证。这对于一宗舆情的解除反而起了相反的作用。谢的惨死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介入调查此事件的有关方面拿出能让公众信服的调查证据、合理判断,而后在向社会公布死因真相,这相比有所保留的新闻发布会更能让大众释然,让舆论平息,让舆情消解。

事件概述

    8月27日下午6点40分左右,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一名纪检委干部被发现在办公室身亡。死者名叫谢业新,男,1965年4月生人,现为公安县纪委纪检监察一室主任。事发办公室位于该县纪委突出问题专项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最靠里的位置。

 

8月27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官网公布了谢业新遇害的信息

 

死因推测

    猜测一:谢业新一个月前参与协助荆州市纪检部门查办该县某地产项目,其中涉及该县县副书记刘宝军在内的多名官员贪腐案,其惨死于办公室(身上有10余处刀伤),谢很可能死于非命,这一猜测成为外界普遍认为的主要原因。

    27日晚,有媒体人士转述现场迹象,称,“现场被封锁,血迹斑斑。”并推测,报复残害手段明显,谢或遭遇报复被杀。但当地官方未予确证,称警方正在现场勘验,死因仍在调查,“是否他杀,以警方公布的结论为准。”

    猜测二:谢业新因不堪工作重压,致使心理抑郁,长此以往,最终酿成自杀悲剧。然而,死者家属在官方公布谢的死因时,其中有一点质疑:“死者失踪当天(26日)与多人通过话,并约好当日下午跟表哥吃饭,失踪前情绪稳定,并且周日已定好送女儿到武汉上学,并借好车辆,没有自杀动机。”这一点表明,谢的死出于自杀似乎并不能站的住脚。

官方消息

    29日晚21时许,公安县政府在官方网站发布了谢业新死因。“ 经公安机关的缜密调查,8月27日晚6时40分许,被发现死于办公室的公安县纪委干部谢业新系自杀身亡。”

    “谢业新的死亡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展开调查,经过缜密调查询问、现场勘查、法医尸检,认定死者系由于胸骨上窝处刺创致上腔静脉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死亡性质为自杀。”

 

29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官网公布谢的死因为自杀

    8月29日晚11时30分,公安县在县城九阳大酒店四楼会议室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谢业新死亡定性结论:公安机关经缜密调查,确认谢业新系自杀身亡。

    公安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现场通报并详细回答《楚天金报》、《楚天都市报》、《时代周报》、《长江商报》等媒体记者提问。

 

29日晚11:30,公安县召开新闻通气会

县公安局召开死者亲友见面会

    8月29日下午6时30分,公安县公安局召开死者谢业新亲友见面会,通报谢业新死亡定性结论。8月27日晚6时40分许,被发现死于办公室的公安县纪委干部谢业新系自杀身亡。

    现场位于公安县纪委办公楼二楼,死者靠坐在自已的办公椅上,尸体、椅子及地面有大量血迹,尸体左下方地面有一把带血迹的刀具,刀柄用纸巾缠绕,死者双手均留有纸巾碎片。办公桌上有一卷纸巾和一个烟灰缸,缸内有8枚烟头。死者衬衣纽扣解开,呈对称状,其他衣着均整齐。办公室门窗完整,室内物品、文件摆放整齐有序,未见桌椅移位、搏斗等异常痕迹。公安机关在谢业新家里发现有一组套装刀具,为上海紫都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品牌是“朗博飞”,刀具应为5把,其家里只发现4把,缺失的一把与现场遗留的刀具外观、大小、品牌一致。

    8月28日凌晨4时至7时,荆州市公安局、公安县公安局、公安县人民检察院三家单位的法医,在公安县公安局解剖室对谢业新的尸体进行检验,死者亲友代表参与了检验过程。经法医尸表检查,死者身体颈部、胸腹部、左右手腕部均有多处损伤,无防卫伤及抵抗伤,左腕部、左手大鱼际处及上腹部创口损伤分布整齐,部分创口为表浅划痕,致命伤口位于胸骨上窝处。

    8月29日,荆州市公安局出具了法医物证鉴定书、毒物鉴定书和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谢业新死亡前未中毒,死亡现场的血液、烟头均为谢业新所留,谢业新系胸骨上窝处刺创致上腔静脉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其损伤符合自杀伤的特征。

死者家属质疑“自杀说”

    针对公安县政府给出的谢某系“自杀”的结论,死者家属并没有接受,而是提出五大疑点质疑自杀说。死者家属称,死者谢业新的尸体上有11处刀伤,其中胸骨上窝处的刀伤为致命伤。谢业新遗体进行尸检时,应家属要求,整个尸检过程一直有家属在场。

    家属质疑并要求公安机关拿出自杀动机,表示不认同县政府所称的“单位、同事和家人都认为谢近期压力过大,无论法医还是作案现场勘验都推断其属自杀”的结论。

    据家属称,死者谢业新的尸体上有11处刀伤,其中胸骨上窝处的刀伤为致命伤。谢业新遗体进行尸检时,应家属要求,整个尸检过程一直有家属在场。家属们提出了五个疑点质疑谢业新自杀一说。

    一、死者为何能将自己杀11刀?特别是脖颈处一处插入气管的伤口和割喉的刀伤有冲突,因为这两刀都是致命的,一般不会同时出现。

    二、当时已经死亡的谢业新就像睡着似的半靠在椅子上,离办公桌只到几十厘米远。按常理,死者的喉管和气管都被割断,死者如果坐在椅子上,从喉管涌出来的血迹应该会溅到办公桌上,但事实上办公桌上没有见到大量血迹。

    三、自杀所用的刀上包有卫生纸,死者如果要自杀,根本没这个必要。

    四、死者失踪当天与多人通过话,并约好当日下午跟表哥吃饭,失踪前情绪稳定,并且周日已定好送女儿到武汉上学,并借好车辆,没有自杀动机。

    五、自杀的人在死之前一定会有所挣扎,死者如果是自杀,并且自己身上有这么多刀伤,临死之前应该会有挣扎,而大家发现谢业新时,发现他的肢体和周边环境并无明显的挣扎表现。

新闻媒体发布会被迫取消

    29日晚7时55分,公安县政府五楼办公室内,十几家新闻媒体提前到达。主持人介绍,此次新闻发布会将由公安县政府新闻发言人陈洁、纪委副书记管浩祥和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建平通报谢业新死因并回答媒体提问。晚8时整,除公安县纪委副书记管浩祥按时到场外,陈洁和王建平因故未按时到场,谢业新家属也现身发布会现场并加以阻挠,新闻发布会没有按时召开。

舆情分析

    该事件的报道最早于28日凌晨出现在网络上,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监测到的信息显示,网易转载的一篇《湖北一纪检干部办公室身亡 身上刀伤10余处》报道,于29日10:22发布以来截止当日17:30,引起13509位网友参与讨论,其中网友跟帖704条、网友微博转发60次。

    事发后,截止29日17:30,该舆情事件在各微博网站共引发网友微博谈论3757次。

    29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官网公布谢业新的死因是自杀而死,这一消息传开之后,迅速引来媒体和大众的质疑。媒体和网友关于对“自杀说”质疑,又形成广泛舆论,这宗舆情事件经“自杀说”再度升温,致使公安县再次陷入因这宗舆情应对不利而产生的信任危机。

    本果舆情系统监测到网易转载的一篇《湖北身中多刀死于办公室官员被认定自杀》报道,引发236323位网友参与讨论,网友跟帖11875条,微博转发891次。网易四川网友“红叶三少”:“看到反贪干部死了,本来够震惊了!!看到后来,身中10余刀被定为自杀,哥无语了,这社会怎么了??”网易安徽网友“likaicp08”:“自己砍自己10多刀,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据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获取的有关该事件的最新评论新闻显示,《纪检官员谢业新自杀理由充分吗?》、《谁来揭秘纪委干部“自杀”真相?》、《王景曙:“11刀自杀”是个左右为难的结论》、《11刀自杀你信不信?》、《湖北纪检干部11刀自杀 公共释疑必须对得起民众智商》、《官员11刀自杀 恨自己到嘛程度》等,在网络上传播开来,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和肯定。

    其中《湖北纪检干部11刀自杀 公共释疑必须对得起民众智商》这篇新闻评论中提到:有人称这是“史上最顽强自杀”,有人说“刮骨疗伤的关云长知道了,也要退避三舍”,有人说“这是侮辱老百姓智商的新闻”,还有人以公安县当地调查部门口吻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舆论的一边倒可以理解,因为公众都是常人,谢业新如此匪夷所思的自杀方式,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常识和想象,是可信孰不可信?

 

    我们从当地政府官网发布的消息可以看出,支撑“自杀”结论的基本是事发后的现场还原和刀伤描述,这相当于把“视频画面”转换成了“书面文字”而已,而对于自杀刀伤后的“可操作性”等逻辑链条,没有只言片语,而这恰恰就是超越民众常识、引发民众疑惑的关键。直截了当地说,公众需要知道的是“一个人究竟怎么能够用11刀来杀害自己”,这需要一个经得起推敲的论证过程,而当地官方给出的仅仅是一个“谢业新系自杀身亡”的结论——— 这分明就是方枘圆凿嘛,公众最想知道“蝌蚪是怎么变成青蛙的”,你却举着青蛙说:看,蝌蚪最终就是变成了这个样。情何以堪啊!


上一条:【舆情报告】第十四期:济南打人女狱警引发数百人围堵 下一条:【舆情报告】第十六期:“智障男被入狱” 官方否认其系替人顶罪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