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舆情报告】第十三期:公安部“亮剑”斩除传销


舆情综述

传销作为一种直销模式,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由美国引入中国。传销这种令人难以接受的营销模式登陆中国后,在20多年间先后被国家依法取缔多次,然而,传销就像真菌一样,打下去又起来,起来后再打,常此以往,反反复复,让政府、受害者一直困惑不已。

传销既然不被大多数人接受、认可,那么又为何被人厌恶的传销活动仍肆无忌惮的猖狂于我国正常的经济活动中。这其中不乏以下两点因素,让一些违法犯罪人员为了10分的利益冒100分的风险去搞这些违法的勾当。

目前,我国仍没有颁布真正意义上的、来约束直销或传销的法律,只是一纸国务院颁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在一定程度或意义上起到了法律的作用,但其权威性、影响性及普适性都较由全国人大颁布的法律弱,这就使得一些人钻了法律的空子,传销屡禁不绝的主要因素显而易见。同时,传销这种营销模式传入中国后,一开始便取得了一定成功,它以下线人头倍增的模式实现牟利倍增。很多人看到了这种比较简单的牟利方式,便以身试法、狗苟蝇营,即使中途被取缔、被打掉,仍换汤不换药卷土重来,传销禁而不消可见一斑。

此次央视为期3个月的卧底调查,再次把已成为公开的秘密的传销公之于众,此后的几天时间里,关于传销的话题便在网络上广泛散布,成为网民关注的热点舆论。作为央视记者暗访的两个传销重灾区——广西来宾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在央视《共同关注》栏目报道后,两地便成为公安部重点打击传销的首选地。在公安部做出行动后,国家工商总局也相继表态,要有效遏制传销向西部地区蔓延的势头,并依法取缔已查知的传销窝点。

“传销年年打”,这句话背后透露了传销“顽强的生命力”。难道传销就真的打不完、禁不掉。在一些传销重灾区,当地的百姓相对于公安机关、工商部门对传销的强硬态度,倒显示出了一种“欢迎”的姿态,当地的百姓认为,传销人员的到来,起码让他们的生意多了起来,这对于他们的收入是有益处的。百姓得利了,当地的官员似乎也只能“称”民心,“顺”民意。这样一来,传销年年打,年年打不完就不难理解了。

在当地官员考虑地区经济发展同时,由传销带来的影响地区治安、地区和谐因素也要充分考虑,同时,当地官员更要为异乡的受骗者给予同情、帮助,让他们在犯错前便迷途知返。

事件概述

广西来宾以“国家整合民间资金”为名义的传销骗局吸引了各地民众,仅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去的人就至少有2000多人。传销者在市政府前、公安局旁公开宣传资本运作,号称投资3800元一年可变380万,不少人被骗倾家荡产。

在央视及其它中央媒体披露后,公安部和国家工商总局相继表态,两部门协力共同打击非法传销。

公安部近日表示将部署全国公安机关统一开展打击传销行动,首先部署广西加大打击传销力度。由于公安部门对广西来宾市传销活动的打击,传销人员外流到外地,公安部将部署全国公安同步开展清查整治、打击和教育,避免、防止这些人员在新的地方形成聚集或重操旧业。

事件缘起

不久前,央视记者接到全国各地不少的举报电话,举报人无一例外地都被一种叫做资本运作的投资项目给欺骗了,其中不少人甚至已经倾家荡产,生活面临绝境。8月11日,央视《共同关注》播出独家调查《阳光下的非法传销》,央视记者对内蒙古乌兰察布和广西来宾两个传销肆虐的城市进行了三个多月的暗访,调查结果令人震惊,在经过政府十几年的打击和治理之下,部分地区传销活动禁而不绝,仍然顽强而普遍的存在。

央视曝光了广西来宾传销猖獗,一种号称比三峡工程还要大的“资本运作”,吸引了全国30个省份的人员前往来宾淘金。这种“资本运作”被传销组织宣称是从国外引进的一种新型业态,以钱赚钱,只要投入3800元,出局时可挣到380万,但又必须拉人头,发展下线才能获得提成。

连日来当地警方已经对100多名涉嫌传销人员采取了审查措施,其中通过异地办案在河北石家庄抓获了一名传销二级经理。根据举报线索,来宾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从石家庄市抓获了一名传销二级头目,经初步审查此人几年前在来宾参与传销离开来宾时已经做到二级经理,离最高层仅一步之遥。

部门反映

国家工商总局有关负责人刘敏8月13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要对传销发展蔓延的态势进行有效遏制。刘敏说:“总局接到这个信息之后,立即部署广西工商机关立即采取行动,对传销窝点进行取缔。此外,总局准备进一步部署全国工商机关在加大打击网络传销力度的同时,进一步严厉打击“拉人头”、和骗取“入门费”的这种异地聚集的传销行为。”

公安部经侦局涉众型经济犯罪侦查处处长刘路军表示,为了彻底摧毁传销组织,公安部将部署全国公安机关统一开展打击传销行动。目前广西公安机关正全力抓捕传销人员,彻底摧毁传销组织。

刘路军介绍,作为非法传销活动重灾区,来宾的传销问题是各种因素长期作用的结果,目前情况依然较严重,因此公安机关的工作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此次,公安部非常重视广西的传销问题,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进一步密切与工商等各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的协作,把“拉人头”式、聚集型的传销活动以及网络传销活动作为重点,进一步做好预防和打击工作。

刘路军奉劝传销活动的参与者,不要抱有观望态度。公安机关将坚持严厉打击的原则,坚决打击到底。

最新进展

广西抓获近1000名传销分子

8月11日以来,广西持续掀起大规模、全方位、地毯式的打击传销专项行动。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广西全区出动执法人员3000多人次,端掉窝点32个,抓获传销分子900多人,劳动教养2人,刑拘11人,遣返传销人员2300多人。重拳打击下,约有1万多名传销人员从广西撤离。

近日,媒体曝光广西来宾、南宁、北海等地传销活动猖獗。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自治区党委书记郭声琨、自治区主席马飚立即作出批示,要求采取坚决有力措施,有效打击和遏制传销活动的蔓延。

自治区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工商局副局长王其贵说,近年来,广西不断建立健全打击传销机制,已形成在政法委领导下、以公安和工商为主力、各部门相互协作的工作格局。从2009年5月起,广西连续组织了5次百日专项行动,查处传销案件1630件,遣返大批传销人员。

“从现在开始至元旦前,广西将继续开展严打传销专项行动,抓头目、捣窝点、断网络,斩断传销资金渠道。同时,建立健全值班制度和受理机制,建立反传销的长效监管机制。保持高压态势,坚决铲除传销滋生的土壤,为广西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自治区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工商局局长朱军说。

严打成果

广西抓获内蒙古传销头目 涉案金额3000万元

广西玉林市公安局8月15日介绍,当地警方在云南警方大力支持下,抓获内蒙古传销体系核心头目周某,涉案金额达3000万元。

玉林警方介绍,2009年7月31日,当地警方出动300多名民警,50多台车辆,成功摧毁一个盘踞在玉林市内的内蒙古体系的传销组织,抓获A级传销头目19人,冻结资金400多万元,查扣传销头目用违法资金购置的小轿车10辆。但该传销体系的核心头目周某侥幸脱逃。

玉林警方多次到内蒙古及周某可能落脚的地方追捕未果。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清网行动”以来,玉林警方加大对周某的追捕力度,并向邻省公安机关发出协查通报。周某迫于各种压力,于日前到云南省瑞丽市公安局银河派出所投案。广西玉林警方已赴云南将周某解押回玉林。

周某交代,2008年5月份以来,她伙同闫某、米某(均已判刑)等人流窜到广西玉林市建立传销网络,以“拉人头”发展“下线”的方式,共发展600多名传销成员,涉案金额达3000万元。

警方透露,周某是该传销组织的核心头目并掌管财务。案发后,她逃到云南边境城市瑞丽市等地躲藏。

连锁反应

传销人员大规模撤离广西 铁路旅客量增长异常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 广西来宾等地非法传销活动猖獗,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连日来,广西来宾和南宁等各地掀起了大规模打击非法传销行动,遏制非法传销蔓延趋势。在重拳打击下,从事非法传销的人员开始大量撤离。

连日来,广西打传专业队逐步依法对涉嫌非法传销人员进行登记、劝返,没收了一批传销资料和涉嫌的非法传销物品。另据记者了解,来宾警方于近日成功抓获了两名在逃的传销头目。面对被揭穿的资本运作的真相,刚刚在河北石家庄被抓获的传销二级经理苏素芳规劝:“真是害人害己,在(来宾)的看到后赶快回家吧,不要再干了,这是骗人的。”

记者从南宁铁路局来宾站了解到,这几天从来宾火车站离开当地的旅客量增长异常。

南宁铁路局来宾站客运大班长唐美新表示,平时780次列车有旅客两百人,但前天晚上猛增到800多人。他们离开可能跟市政府打击传销有关吧。

这几天,在广西南宁金湖广场,来宾人民公园等场所已经不见传销人员聚集、交流,但市民也表达了自己的顾虑。据市民介绍,前几年清理过一次,传销人员跑到乡下去,风过了再回来。

对此,来宾市副市长王松胜表示,今后打击传销将从以前的集中式整治,转变为长效机制来抓。

人物关注

赵作海传销梦碎 哭诉一年损失20多万

8月3日起,本报记者赴宁夏千里追踪赵作海夫妇,揭开了贺兰县所谓的“西部大开发”传销内幕。8月8日,赵作海夫妇离开贺兰县,便没有了音讯。8月15日,记者得知,赵作海夫妇已返回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在他们的家中,记者见到了精神几近崩溃的赵作海……

赵作海现状

赵作海:“家里几天都没生过火了”

8月15日,听说赵作海从贺兰回到老家后,记者便驱车赶往赵作海的家里。赵作海面容憔悴,神情沮丧。见到记者,他连忙站起来,将记者迎进屋内。

桌子上的电饭锅里,放着几天前的南瓜汤,篮子里的干馒头已裂开了口。赵作海告诉记者,他和李素兰一想起被骗了那么多钱就生气,“从贺兰回来后,家里已有好几天都没生火了,也没做过饭。现在气得硬是吃不下去饭,一吃东西心里就难受,只能喝点水”。

屋里一地烟头,本来就不太开朗的赵作海,更显沉默。他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闷着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李素兰一直在床上躺着,我连门都没出过”。

赵作海说,从贺兰县回家后,他见到了柘城县公安局与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他们问了一些我与李素兰在贺兰县搞‘资本运作’的情况,还作了笔录,让我签字。”赵作海说,“我已经坐了11年的冤狱,不会干任何违法的事情。他们也没问到什么,因为对于那里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到那儿后我什么都没干。”

赵作海眼神惶恐,总在躲闪记者的视线。他说话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还不断打手势暗示记者低声,生怕卧室里的李素兰听到。

然而李素兰还是听到了。她从卧室出来,一见到记者便对报道她与赵作海从事传销一事表示严重不满。为了不发生冲突,记者苦心解释国家打击传销的政策,并劝李素兰指认其上线、老总,依靠警方设法追回损失。

赵作海夫妻吵架

不愿“出卖”传销朋友,李素兰暂时“离家”

记者的话,李素兰根本听不进去,她指责赵作海“没良心”,联合外人害了她,让她没脸出门。

赵作海非常心疼被骗走的20多万元国家赔偿款。他说:“在贺兰的时候,我们也想要回被骗的钱,但人家不给,我也没办法,再说李素兰也不想让我去要这些钱。”

记者把近日国家有关部门重拳出击、打击传销的消息告诉了赵作海。他马上来了精神:“我被骗走的钱能要回来吗?”

赵作海穿上上衣,想和记者一同离开。这一举动惹怒了李素兰,她一面收拾行李,一面声称要与赵作海离婚。

赵作海左右为难,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看李素兰又坐下来抽烟。一会儿再看看记者,又站起来,反复几次,拿不定主意。

记者向李素兰陈明利害关系,劝她静下心来好好想一下以后的生活。李素兰说:“我不会出卖朋友,不会出去指认,赵作海可以去要他的钱,我管不着。但是,赵作海回来以后,是看不到我了。”

赵作海看到情势僵持,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递给李素兰说:“给你这几天的生活费,我出去几天就回来了。”

看到无法阻拦赵作海,李素兰便收拾行李离开了家。记者和赵作海一起也离开柘城县。

赵作海自述

“两次交加盟费,就花了14万元”

午饭时,在一家宾馆,记者给赵作海叫来一碗他最爱吃的面条,他却连筷子都没动。赵作海哽咽着说:“我这1年就搭进去了20多万元,如果要不回这些钱,我连去死的心都有了。”

在记者安抚下,赵作海的精神慢慢有所好转,他向记者讲述了落入传销陷阱的始末。

今年3月份,在李素兰的老乡徐某的介绍下,徐某带赵作海夫妇到宁夏贺兰县“考察”,到宁夏生态园和物流港等地游玩,利用这些贺兰县的大工程给两人“洗脑”。

从宁夏回来后,赵作海便从国家赔偿款中拿出7万元给了李素兰,汇入他们所在的传销体系老总孟某的账户,夫妇二人正式加盟传销组织。

4月份,赵作海夫妇再赴贺兰县。4月24日,赵作海花了近1.4万元在太阳城C区租赁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房子,两人入住该小区。

这次,李素兰又让赵作海拿出7万元,为她的两个女儿交了“加盟费”。“这7万元是李素兰带着现金去交的,我把钱取出后,李素兰便让我回家了。”

后来,传销组织给赵作海夫妇发了1万多元钱的“工资”,但“工资”并没有装进赵作海的口袋。赵作海说李素兰又为她的另外一个女儿交了加盟费。

6月,赵作海回家收麦子。7月,李素兰因女儿病故也返回家中。

7月23日,本报报道“赵作海疑似陷入传销陷阱”后,两人迅速离开老家,前往贺兰县太阳城。记者前往宁夏,从8月4日开始连续追踪报道,赵作海的发财梦破碎。8月8日,赵作海与李素兰脱离传销组织回到了老家。

赵作海心痛

“被骗的20多万元原打算给孩子买房子”

“我在‘南阳海达’还投入了1万多元,海达公司送给我们价值3万多元的保健品。”赵作海还告诉记者,“我在‘蚁力神’也投资了5000元钱。”

记者查阅资料,赵作海所说的“南阳海达”即南阳海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创立于2001年8月,是一家从事医药、保健品及人体健康相关产品的开发、研究、生产和销售的公司。该公司利用人际关系销售产品,然后按销售额的60%~70%提成给业务员发工资,而业务员按照销售额的高低分4个级别。

“蚁力神”是一种性保健品。其生产企业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以“拆东墙补西墙”的营销模式来维持经营,早在2004年就被银监会定性为“非法集资”。2007年11月,该公司宣告破产。

赵作海说,这两次“都打了水漂”的投资,都是李素兰让他出的钱。

“往宁夏交的钱和这些投资加起来就有19万,再加上在贺兰的房租等1.4万多元,这1年就搭进去了20多万元。”赵作海心痛地说,“20多万,我这一辈子才能赚多少钱?本来是打算拿这20万给孩子买房子用的。”

“这都怪我轻信别人。”赵作海说,“你们报道以后,他们都慌着逃跑,我才知道他们这真是在搞传销。说什么能挣几百万,净是骗人的。”

赵作海悔过

“我错了,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

想起这一年间被骗的经历,赵作海几次禁不住放声痛哭,说不出话来。

记者问到传销的内幕,他总是重复:“我是个老实人,什么都不懂,他们说什么我都相信了。”

“我也是传销的见证者,愿意配合国家打击传销。希望你们能帮我追回国家发给我的赔偿款,那是我用11年的冤狱换来的,是我赵作海拿命换来的。”

在宁夏贺兰县太阳城里,赵作海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能领到黄金项链的“毕业梦”。他说:“在贺兰,几乎我遇见的每个人与我交谈的内容都离不开‘资本运作’与‘西部大开发’,这次回来之前,我和他们一样,都期待挣到大钱。”

“你们在报上登一下,不要让咱河南的老乡们再上当受骗了,天上是真的不会掉馅饼。”赵作海说,“我赵作海错了。”

尽管与李素兰闹得有点不愉快,但在记者面前,赵作海一直为他的妻子李素兰说好话。“她也是被骗的,我们都是老实人,对这个不懂,她要知道是骗人的,肯定不会拉着我去干,我们都是想挣点养老钱。”

说到这儿,赵作海再次痛哭:“说什么我都要要回我的钱,那是国家给我赵作海的钱。”

“才过了1年多,国家发给我的赔偿款就花了三分之二,这都是我的养老钱。”赵作海对他后半生的生活很是担忧。

舆情分析

据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监测到的消息显示,央视在8月11日报道广西来宾和内蒙古乌兰察布传销事件以来,四天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报道在网上不断被转载,众多网友纷纷跟帖参与,在网络上引起了强烈的舆论风波。

系统监测到的一篇《男子陷传销摆拍“砍手指”照片勒索亲属(图)》报道,几天时间来已被全国各地新闻网站转载8150次,其中网易新闻频道转载的这篇报道就有22608人参与讨论、跟帖711条、网友微博转发102条。网易网友“道非道0755”:“这纯粹是智商问题,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就你这样连好学校都考不上的货!还想轻松收入几百万?可能吗?”这一观点得到3678人认可。

央视《共同关注》栏目播出的《阳光下的非法传销》,这档节目的文字实录在腾讯新闻频道引发24897人参与讨论,网友评论3174条。腾讯网友“吉缘”:“广西来宾资本运作这种传销广西政府和中央政府没有责任吗?当地的官员在干啥?七八年的时间,应该对广西和当地及相关官员进行问责。”这条留言引来3896位网友支持。腾讯网友“怕水的鱼/衰”:“这将成为最为轰动的事情,来宾的政府领导在默许这种坑害外来人员的举动,来提高来宾市人民的收入,难道,你们除这种招式,就没有其它的方式来提高本区居民的收入吗?”这一观点有1218位网友肯定、支持。

屡禁不止的传销活动再次成为新闻舆论焦点,据系统监测,几天来关于各地传销活动的新闻报道达2996篇、论坛贴文达16583篇、网友博文达8256篇、微博达511227条。(系统监测时间为8月15日15点)

传销释义

传销本来是从国外传入中国的一种经营方式,但它很快演变成为骇人听闻的经济邪教,像毒草一样四处蔓延,参与传销的人被上线用各种欺骗手段反复洗脑,直至失去客观判断能力,变成骗局的参与者。这个过程与邪教如出一辙。

为什么明明大家都知道,这种游戏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却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仍然难以禁绝?这正是传销分子骨子里最阴暗的地方,他们知道如何去充分利用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致富欲望和无知,把贪婪、欺诈、自私,种种人性的弱点,都搅和在一起,做出一道充满了疯狂、诡异和怪诞的盛宴。而这道盛宴里加进的那些作料,仅仅用法律和经济手段,还无法全部撇清,所以,传销组织的迷魂汤总能找到发挥神效的地方。

把传销这根毒草除掉,光铲掉叶子还远远不够,只有把埋在地下阴暗深处的根,也拔出来,毒草才不会死而复生。来宾的案例告诉我们,梦想不劳而获的心魔,不仅在传销人员身上,那些给传销提供便利的市民也同样有些走火入魔。根除传销,最根本的,就是破除轻松发大财的幻想,只有洗掉大家心中的毒素,传销才失去繁衍的土壤。

 


上一条: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为您的“前途”保驾护航! 下一条:【舆情报告】第十四期:济南打人女狱警引发数百人围堵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