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舆情报告】第五期:广东增城聚众滋事案考验公安及时处警能力


广东增城聚众滋事案考验公安及时处警能力

舆情综述

       进入6月以来,广东连续发生了两起引发全国为之关注的群体事件。两起事件的起因极其相似,皆是因为外地务工人员与当地人员发生纠纷,最终因与事件本不相关群体人员介入,酿成聚众滋事打砸抢案件的发生。分析两起事件发生的本质,当前开放的网络环境下新生代农民工对自身权利的维护已经有了质的改变,他们虽然在表达自我、申诉自我的方式上似乎有些极端,但他们认为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引起媒体和政府关注,以此顺利的伸张自己的诉求。

        这些所谓的外地人在当时条件下聚众滋事是当地警方可能没有想到的,本来一场小纠纷完全没有发展成群体事件的气候,然而过多无关人的参与介入,使得小纠纷演变成大事件。当地警方以处置小纠纷的警力处警时,不料群体事件一触即发,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态变故,不能迅速重新调整应对方案并加以有效控制,恐怕这种对群众、对政府都不利的局面将会持续,最终影响了地区的稳定。

事件起因

     6月10日21时许,四川籍孕妇王联梅(女,20岁,四川省开江县人)在增城市新塘镇大敦村农家福超市门口经营摆摊档,影响交通。该村治保会工作人员见状后,要求其不要再在此处乱摆乱卖,双方因此发生争执。

     新塘镇政府得到信息后及时派出领导和民警到现场调解,双方达成和解。正当该孕妇丈夫将其送上救护车治疗时,遭到现场无关人员恶意阻止,致使围观人员集聚,部分人员起哄,拦截损坏车辆。

事件焦点

     孕妇王某因占道经营,影响了过往的车辆行人,大敦村治保会工作人员劝其离开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新塘镇政府及时派出领导和民警到现场调解,双方达成和解。但正当孕妇王某的丈夫将其送上救护车治疗时,遭到现场无关人员恶意阻止,致使围观人员集聚,部分人员起哄,拦截损坏车辆。原本很小的一场纠纷,因与此事不相关人员的介入滋扰生事,致使事件升级恶化,最终发展成为一宗轰动网络的舆情事件。

事件发展

     6月10日21时许,孕妇王联梅在增城市新塘镇大敦村农家福超市门口经营摆摊档,对道路上的过往车辆行人造成影响。该村治保会工作人员见状后,要求其不要再在此处乱摆乱卖,双方因此发生争执。

     双方争执僵持不下,现场人员遂向镇政府反映此事,说明事情的情况。镇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派有关领导和救护人员赶赴现场调解平息此事。

     新塘镇领导和救护车到场后,马上对王联梅及其丈夫唐学才(男,28岁,四川省开江县人)进行劝说。经劝导,事主同意政府调解,同意将王联梅送医院检查,当王联梅将被送上救护车时,现场无关人员坚决阻挠孕妇上车,至22时35分许,现场逐渐聚集上百人起哄,部分不法分子向在现场做工作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及警车和处警人员投掷矿泉水瓶及砖块,并从超市门口逐步向大敦派出所聚集,且投掷石块,导致多台警车和私家车损坏。

     经有关部门及时处置,11日凌晨1时许,事件初步得到平息,公安部门对现场进行勘查。凌晨3时许,又有部分不法分子向清理现场的民警投掷石块、砖块、玻璃瓶等硬物,妨碍民警执行公务。随后,公安部门依法将妨碍执行公务的不法分子带离现场审查。

     11日11时30分许至当日晚,现场又有上百名人员再次聚集在大敦派出所周边,围观群众一度达到1000多人。部分不法分子损坏车辆、银行柜员机,袭击公安民警。经增城市有关部门及时处置,事态得到有效控制。

上级回应

      广东增城群体事件发生后,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在事发第二天即12日上午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增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叶牛平通报了增城新塘镇大敦村因个别群众与治保人员纠纷引发群众聚众滋事的有关情况和善后结果。孕妇王联梅的丈夫唐学才也现身发布会现场,表示自己和妻子以及她腹中的胎儿都没事,感谢大家对他和家人的关心,请大家放心。

      叶牛平还介绍了增城市委、市政府开展的相关处置和善后工作。他说:“我们初步认定,这是一起个别群众与治保人员纠纷引发的聚众滋事事件。事件发生后,广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增城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及时到场,并在现场成立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小组,向广大人民群众说明情况,经医院检查,孕妇和胎儿均未受伤,事件中也无人员伤亡,劝导围观群众不要轻信谣言,请周边群众返回工作岗位和住所;公安部门切实维护好现场秩序,对蓄意滋事破坏分子带离现场调查依法处理。目前,增城市委、市政府已组织专门工作组入村进厂向村民、企业主和广大外来务工人员说明真相,请大家不要轻信谣言,也不要传播谣言,更不要被少数人利用,切实维护和谐安定的局面。”

      发布会现场还播放了一段视频,内容是广州市委常委、增城市委书记徐志彪专门到医院看望在医院检查和休养的孕妇王联梅。徐志彪询问了王联梅的身体和家庭情况,并嘱咐她安心休养。

事发当事人发声

      在12日上午,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的专题发布会上,事发当事人王联梅的丈夫唐学才也出现在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在发布会上唐学才简要说明了他妻子的有关情况。他说:“这几天大家都很关心我和我的家人,请大家放心,我们都很好,我老婆和她腹中的胎儿都没事,谢谢大家!”

舆情分析

      增城市大敦村群体性事件发生后,谣言四起,引发全国网友关注。本果舆情监测系统及时对该事件进行跟踪监测分析。系统监测到6月13日凌晨4点半网易转载广州日报的《广东增城通报新塘镇事件 望民众勿信谣言》这篇报道,引发22362人参与讨论,并被网友微博转发363次。(系统获取该信息时间为6月17日中午12时。)

      本果舆情监测系统对10日以来就各类媒体对增城群体性事件的有关报道、评论进行监测,系统共获取到5432篇报道(系统通过智能分析,自动对相同内容的文章进行排重)。

 

事件处理结果

19人因妨害公务罪等被捕

      增城市政府15日晚通报,广州市和增城市各相关部门按照“平息事件、化解矛盾、稳定秩序、健全机制”的总要求,积极应对处置“6·11”大敦村聚众滋事事件。在平息事件过程中,做到了“三个照常、六个没有”。

     通报解释说,“三个照常”是商铺照常营业,工厂企业照常上班,除6月11日大敦村学校主动停课一天外,其余学校照常上课。“六个没有”是没有造成任何人员死亡,公安、武警没有携带任何杀伤性武器,没有开一枪一弹,没有一间商铺被抢被砸被烧,没有发生警民冲突,没有出现当地人与外地人的对立冲突。

     通报说,事件发生后,在省和广州市领导以及事件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的指挥部署下,增城市切实落实维稳属地责任,扎实抓好各项部署的落实,迅速组织开展工作。以讲明真相、听取诉求、化解矛盾为重点,先后召开了新塘镇企业家落实社会稳定责任大会和落实责任区维护社会稳定属地责任干部大会,并由市领导带队,组织近千名市、镇、村三级干部分成25个组,分头到村社和企业做细致的劝导和解释工作。4天来,工作组走遍了大敦村和邻近的久裕村,进厂入户,发放宣传单近2万份,并分别组织召开外来工、企业主、村(居)代表等各类型座谈会,赢得了广大村民、企业主和外来务工人员的信任和支持,为平息事态奠定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通报说,在处置过程中,全体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始终做到依法执勤、文明执法。按照“打击少数、教育多数”的原则,加紧对违法犯罪嫌疑人进行甄别和审查,6月1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分别对19名犯罪嫌疑人以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故意破坏财物罪依法执行逮捕。

“6.11”大敦村聚众滋事事件发生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果断处置,目前事件已平息。公安机关已对多名严重刑事犯罪人员予以刑事拘留,615日经增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现对如下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黄业,男,19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黎国豪,男,18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青州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谭奇祥,男,45岁,四川省开江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常兵,男,18岁,湖北省南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何大政,男,46岁,四川省开江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欧阳有人,男,52岁,湖南省桂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胡云亮,男,18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何东升,男,22岁,重庆市梁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欧林,男,19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赵玖付,男,24岁,湖南省长宁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覃昌,男,28岁,四川省宣汉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建明,男,20岁,江西省信丰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郭刚,男,20岁,四川省达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小峰,男,24岁,重庆市潼南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杨成波,男,18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张杰,男,18岁,重庆市铜梁县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李忠煌,男,34岁,江西省赣州市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林永发,男,18岁,广东省廉江市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陆勇,男,18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

增城市公安局

二O一一年六月十五日

专家声音

     潮州、增城打砸烧事件发生后,专家吁政府扶持社会组织成长 以“共识、共治”达成“共赢”。东方早报记者就两起事件所引发的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分别和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上海政治学会会长桑玉成教授,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和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郭巍青教授进行对话探讨,试图剖析这两起事件的原因并探讨解决之道。

如何提高社会管理能力?

以“共识、共治”

来达成“共赢”

东方早报:农民工完全可以找有关部门或工会维权,但最后却是同乡会出头……

桑玉成:其实我认为这不是规范意义上的“同乡会”或什么社会组织。在某种意义上,这样的事件之所以发生以及闹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恰恰是因为缺乏规范意义上的社会组织。良好的组织和制度是维系社会之秩序、和谐和稳定的必要条件。

东方早报:那么组织和制度设计的难度在哪儿?

桑玉成: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首先我认为是一个价值取向问题。尽管政府和过去相比,政府的强度、广度、规模几乎都是空前的,但由于社会是复杂的,再强大的政府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用邓小平的话说,就是说你政府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问题,不仅如此,如果政府管了所有问题,政府也必然成了社会所有矛盾的焦点。我觉得,在这样的问题上,一定要有种通过“共识、共治”来达成“共赢”的指导思想。

社会管理最重要的思路,恰恰不是需要政府把社会管全,而是需要政府扶持社会自组织的发育和成长,以不断提高社会的自治能力,使国民共同承担维系良好社会秩序和稳定的责任。如果外来工没有一个规范的组织和制度体系,那么面临的就是一个个的个体。如果他们有规范的组织,政府也认可,有什么问题就可以通过组织途径来解决。

维稳难的原因在哪?

首先要维护

人民群众的安全感

东方早报:外地务工者如果感觉路越走越窄,对未来越来越悲观,政府的维稳难度岂不更大?

郭巍青:确实挺难的。事实上也没有一个组织跟他们沟通,现在是政府定规则,底下收钱。当地发展需要这些外来工,他们和本地人理应成为命运共同体,可现在是天天看得见的贫富差距。但站在本地人角度,有所管理就得收费。这是个两难。但有条原则,就是让外地人参与管理,分享发展成果,调动外地人积极性。

东方早报:有人说有些地方政府目前的维稳思想注重短期稳定,从而导致政府很忙……

郭巍青:现在的维稳仍依赖于一个从上而下的,依靠政法、公安的模式,这种手段无法解决具体矛盾,所以只能不断当救火队,而且目前看来,一旦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手段也非常有限。比如增城,上万警察、武警、部队等到了当地把路封住,在街上防备,仅起到威慑力量。为什么不动?怕动手了有伤亡局面更不好控制。所以要解决这些社会深层次的矛盾,要政府出台更多服务性措施,一个个家庭扶持。比如,增城孕妇摆地摊这个事,要放在城里,媳妇儿怀孕,可是当宝贝的。那么新塘那么富,政府能否定个规定、标准,给这些外来人加薪,让他们租得起房,过上像样的生活,如温总理说的那样,过上体面的、尊严的生活,总之不能出现孕妇摆地摊这样的情景。

王则楚:有些地方的维稳观就出了问题:一味强调维持当地的秩序稳定,这是不妥的。维稳,首先要维护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没有人民的稳定生活,国家怎么稳定?所以概念要改过来。中央一再强调维稳是维护人民的稳定,但到下面就做得走样了。


上一条:【舆情报告】第四期:刑事诉讼法大修拟排除刑讯逼供证据 下一条:【舆情报告】第六期:暴雨突袭---京城变水城,伤不起的城市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