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网络舆情监控|网络舆论监督应受到鼓励和发扬


    网络公关与炒作并不鲜见,仅在今年就不乏“经典”之作。“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这样一个12字网帖蹿红网络,给炒作者带来了六位数的酬劳;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海的演讲没给公众留下很深印象,倒是让“奥巴马女郎”迅速走红,而事后曝出,这竟是由专业策划团队一手炮制。

    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吕本富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普通人以为被偶然爆料,甚至一些被监督曝光而出现的热点话题,其实大部分是被一股潜藏的势力在操纵”。有人说他们就像“网络黑社会”,不仅能为企业提供品牌炒作、口碑维护等服务,也能按客户指令进行密集发帖,诋毁、诽谤竞争对手,甚至有人扬言只需5万元即可“炮制”民意进而影响司法判决。(据央视12月20日报道)

    对于“网络打黑”的呼吁,公众舆论似乎更为理性。互联网世界固然存在一些乱象,但若因此矫枉过正,将网络舆论妖魔化,难免会伤及其积极的一面。

    并非所有网络公关都是“网络黑社会”

    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中指出,从杀毒软件的口水战到“封杀王老吉”事件,从“康师傅”的“水源门事件”到目前打得不亦乐乎的真开心网和假开心网,以及在网络视频领域的搜狐与优酷的盗版之争,网民们都能看到层出不穷的网上大战,而网友发帖、回帖,指责甚至谩骂攻击,更是让互联网这个虚拟的世界冒出了真实的火药味。

    热帖之下,有“火药味”不假,但断言“50%的热帖都是经过人为设计的”,不仅会饱受媒体评论的质疑,更不会获得广大网友的认同。正如《燕赵都市报》所说,在利益的驱动,受雇发帖回帖的“水军”和“网络打手”能炒热一些话题,但他们终究控制不了民意,网民们的智商也没有那么低。搜狐网最新的网络调查也显示,50.94%的网友认为这是“危言耸听”,20.75%的被调查者表示“网友没有那么笨”。

    至于“网络黑社会”这一定性,《新京报》也表达了反对意见。12月21日的评论文章认为,利用网络打击竞争对手是商业上的事,与刑法上的“黑社会组织犯罪”不是一回事。

    网络舆情监控网络舆论的积极作用更不可忽视

    而对于“网络打黑”的声音,不少媒体都表示担忧。《中国青年报》认为,“网络打黑”的拳头一旦举起,所落之处恐怕不只是所谓“网上水军”,更是网络世界的言论自由。

    实际上,在更多情况下,网络对很多案件的披露与自发调查,都成为了司法公正以及社会公正的良好助推剂。(12月21日《新京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2009年77件影响力较大的社会热点事件的分析表明,其中由网络爆料而引发公众关注的事件就有23件,约占全部事件的30%。

    对此,社科院最新发布的2010年社会蓝皮书指出,在传统媒体因为种种顾虑而缺席或反应迟钝的情况下,互联网孤军深入,成为网民自发爆料和集结舆论的平台。

    可以说,网络监督事实上已成为社会监督的有效渠道之一,受到公众欢迎,也引起了中央重视。据《中国日报》消息,中纪委举报网站开通首月共收到13800件举报,其中属于纪检监察业务范围的9630件,约占70%。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称,“45%的举报是针对县处级以上干部。”网络监督、网络反腐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当然也成为令某些心里有鬼官员心惊胆战的威胁。假若借着“网上打黑”而对网络言论设置重重屏障,阻拦网络监督,那么,窒息的是生气勃勃的民主风气,对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监督都没有好处。(12月21日《广州日报》)

    必须认识到,我国网络社会的发展仍处在“初级阶段”,出现良莠不齐是难免的。让网络成为一个毫无杂音、完全原生态的“民意平台”,或许本来就是一种奢望。正如《华商报》的评论所言,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像大禹他爹鲧那样简单围堵,迎头棒喝,不分眉毛胡子“黑打”一气,而应学习大禹治水的疏导之术,在现实当中引导、规范或者打击制造热点牟利等行为。(易艳刚)


上一条:网络舆情监测-舆情信息范文 下一条:互联网舆论监督与社会正义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