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80后农民女代表回应误解:用行动证明我不愧对农民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4年以来,毕红珍提了200多条与农村和农民有关的议案和建议,有的还被重点督办。让她意外“走红”的,却是两条寥寥数字的微博。

  前天凌晨,她在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中用两段文字记录了自己上一天的日程:“昨天下午在大会堂我找到部长席,见了好多部长。太兴奋了,一直都是在电视上看,部长今天还和我握手了呢!”

  “晚上七点在大会堂宴会厅……国宴啊!国家领导人都在啊!这种待遇和荣誉太难得了。”

  短短几个小时,这两条微博即被转发、评论数千次,很多网友将其讥为“晒幸福”。昨天中午,毕红珍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的表述有问题,因此遭网友误解。“我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我不会愧对农民。”在随后更新的微博中,毕红珍这样写道。

  意外当选

  得到通知一夜没睡买书学习如何履职

  32岁的毕红珍家在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白庙乡白庙村,函授本科毕业的她讲话条理清晰,普通话字正腔圆,很难让人相信她是来自基层的农民代表。

  她的家乡是个山区,全乡1.3万人,人均年收入只有2300元。2008年,毕红珍成为白庙乡的第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我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能当人大代表,很意外”。

  高中毕业后,毕红珍曾有两年多代课教师的经历。随着越来越多中专、大专学历的人充实到教师队伍,自认为不足以胜任的她辞职,回家开起了小卖店。村子离县城15公里,她说,乡亲们买个火柴、洗衣粉都不方便。

  当时,村里的年轻人大多选择外出打工,她却留在了村里。发现村民舍不得花15元的月租费装电话,打电话非常不便,她主动找到电信公司要求免除月租费,通过一番“谈判”,电话进入当地百姓家。

  毕红珍说,可能是这些原因,她被选举为全国人大代表。2008年1月,几名下乡办案的检察官路过她的小卖部,说毕红珍可能要当全国人大代表了,问她谁是毕红珍。她说我就是,“人家看我这么小,都不相信,还说是不是重名”。

  不久,毕红珍收到了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通知。她说自己激动得一夜没睡,上网查了很多人大代表履职的资料。第二天,她专门去书店买了两本书:《怎样当全国人大代表》和《怎样写意见、建议和议案》。

  当年3月,毕红珍首次来到北京开两会,还上了电视,再回到村里,村民见面就问坐飞机感觉怎么样。

  第一次上会发言,她至今印象很深。会议室里坐了47个代表,别人都举手,她很激动,怕自己说不上话,站起来就对主持人说她要发言,全场都笑了起来。“很多代表都是领导和大学老师,或者是村官,我完全是个农民,我感觉到自己知识面和见识太窄。”毕红珍说。

  四年履职

  建议曾被重点督办家乡农民因此受益

  首次上会回去后,毕红珍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多跑一跑,了解老百姓的想法,把基层的困难呼吁出来”。她出门随身带着一个本子,乡亲们在田间地头的唠嗑、发的牢骚,她怕自己忘记,都会一一记在本子上,现在都记不清自己记了多少本。这次来京,她带来了五个写满的笔记本。

  同时,她还在思考如何进行调研,让自己的议案和建议更有分量。

  除了利用小卖部这个“信息交流中心”,她走遍了白庙乡的各个村落,平凉市的六县一区也都走遍了,连在路上遇到赤脚医生都要聊上一会儿。有的村民住在窑洞里,方圆几里地就一户人家,“自己一个人走在山里挺害怕,就会让老公陪着去”。老公打趣她说,“当人大代表这么累啊”。

  2010年两会期间,她和另外9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合递交建议,呼吁重视坡耕地改造。这个建议,缘于她和乡亲们的亲身经历。她所在的家乡都是沟壑,割麦子要一堆堆地拿绳子捆上背出去。“如果国家加大投入,利用推土机等对坡耕地进行改造,就能让山区老百姓受益”。最终,这个建议被列入重点督办建议。

  去年8月,国家投资7亿元用于坡耕地的改造和治理水土流失,覆盖达全国20个省区市的70个县,毕红珍的家乡因此受益。这让毕红珍非常开心,“眼泪刷地流了出来”。

  履职以来,毕红珍提了200多条议案和建议,基本都与农民和农村问题有关。今年,她的建议涵盖加强农民工职业培训、关注农村妇女健康、加大对农村养老院的建设、留守儿童教育问题等诸多方面。

  面对争议

  发微博向网友道歉将用行动证明自我

  回到村里,毕红珍穿上干活的蓝大褂继续干农活、开小店。但人大代表的身份,带给她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每年都有不少当地的、外地的人找她反映问题,请求帮助。碰到她外出集中调研,有的人会等上四五天。后来,她就在小卖部的门口写上自己的电话。

  对于登门求助的人,毕红珍都会一杯茶招待,甚至留对方吃饭,有时一聊就是一整天,让她无法做别的事情,小店的生意也多少受到影响。“按照有些人的想法,我完全可以不理他们,但我们农村人就是这样,不会想那么多”。

  为了方便交流,2009年,毕红珍在平凉新闻网上开通微博,后来又相继在几个门户网站开通实名微博。对于网友的留言,她都尽量回复。前段时期因农产品滞销,她还建了一个农享网。她说,老百姓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农产品卖不出去,多焦心啊。她的这个网站,买方和卖方都可免费发布信息。

  毕红珍说,她很清楚自己作为人大代表没什么权力,但对于找她反映问题的人,自己即便帮不了忙,也会认真倾听当事人的诉说,给他们解释相关政策,或者帮他们分析应该找哪个部门反映,“哪怕你听他说几句,他就会感觉到温暖”。

  有村民问毕红珍,当了人大代表是不是会发工资或者补贴?毕红珍回答说:“这都没有,就是责任。”她说,假如有一天不当人大代表了,自己还继续关注基层,为农民和农村问题呼吁。

  作为对那两条引发争议的微博的回应,前晚,毕红珍在微博中这样写道:

  “我自己能力不够,文化不多,我生长在农村。说的话引起大家的误解,向所有网友道歉。我父母是农民,我也是农民,无论大家怎么看待我,我永远只是一个农民。我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我不会愧对农民。如果未来我只是一个空架子,网友怎么骂我我都虚心接受。”


上一条:宝马车主撞人后欲逃 围观群众愤而砸车 下一条:季羡林之子向北大要遗产 称“已做好诉讼准备”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