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舆情快报】第三十三期:来自贫困县的特大喜讯——“值得庆贺”


舆情综述

脱贫致富,走上小康路,这在我国每个五年规划中都提到过,尤其是新千年后的五年规划,更是把统筹城乡发展,缩减城乡差距,实现共富作为发展目标,着手重点建设。一个地区经过不懈发展,走上了康庄路,脱下了贫困帽子,这的确值得庆贺,值得媒体和大众的推崇。然而,一些地区为头戴一顶贫困帽欢天喜地,并且拿出来庆贺,拿出来炫耀,这的确有些悖逆常理。通过了解,一个地区有了这顶帽子牢牢地戴在头上,每年可获得国家数亿资金支持,这样看来,贫困的帽子确实如光环一般,拥有者当引以为傲,更可告示众人,引人瞩目。

湖南新邵头戴数顶“光环”一样的帽子,并为成功纳入国家特困地区倍感殊荣,而且还大张旗鼓的通过政府网站、电子屏幕来昭告天下,这种做法被网友曝光于网络后,迅速成为媒体和网民争相关注的焦点。由此引发的一宗舆情,成为节后县级政府舆情的先例。

通过分析媒体和网民的舆论,近60%的舆论倾向皆在对新邵的这种做法表示可耻,多数舆论责难指向新邵此种幼稚、诙谐的行为。

事件概述

1月30日,潇湘晨报摄影记者杨抒怀在其新浪实名认证微博上发布的一则微博图片(湖南新邵热烈庆贺该县成功纳入国家特困地区),经网友“刘国超的小孤岛”转发后,引来众多网友的热切关注。该微博在数小时的时间里,转发数近九千条,评论数达到了两千多条。“贫困县特大喜讯”经微博曝光后,迅速成为媒体和网民关注的焦点。

 

大屏幕上的喜讯

新邵县政府网站上有一篇2011年11月29日发布的文章,标题为《新邵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文章中指出:“11月15日,从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召开的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会上传来特大喜讯:新邵县被正式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这是我县继被确定为比照国家西部开发县、湘西开发扶持县、省重点扶贫开发县、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扶县之后,又一次享受国家重点扶持政策。”

文章里还提到,为成为重点扶贫对象,新邵县委、县政府“历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通过两年艰苦卓绝的努力,新邵终于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

 

新邵县政府网站上有关的新闻

新邵回应

为了解此事,有记者向新邵县相关部门求证。然而,新邵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却对此事另有它解——某广告公司的行为,与政府无关。

记者拨通了新邵县委宣传部杨部长的手机,她答道:“电子大屏幕是广告公司的,上面的字也是他们打出来的。他们听说新邵享受到了国家的扶贫政策很高兴才打出了这样的标语,是自发的企业行为,跟政府没关系。”随后,该官员补充道:“我本人不支持宣传这样的口号,我早些时候去查这件事了,现在已经撤下来了。”当记者追问是哪家广告公司时,她又表示不清楚,并以正在开会为由匆匆挂掉电话。

随后,记者致电新邵县信息化办公室,一位刘姓负责人谈到,“把我们成功纳入到扶贫单位确实很不容易,因为县与县之间的差距不大,能享受到国家政策是很不容易的。”

人民网记者在此事件发生后,先后致电新邵县委办公室和新邵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均告诉记者“县委、县政府并没有发出过这样的标语”,至于标语制作的详细情况建议记者向县委宣传部和县扶贫办了解。

记者随后联系上该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肖克寒。他向记者确认了网友反映的宣传标语一事,并表示自己也是刚刚知晓,并已于当日下午亲自前往现场进行处理,已责令全部取消该宣传标语。整个事件的处理是在“他和县扶贫办联系后做出的”。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新邵县委、县政府并没有授意制作这样的宣传标语。”肖克寒表示,“暂时还不太清楚(是什么单位制作的标语)。”

肖克寒承认,该宣传标语“措辞有些不妥”。他解释说,“热烈祝贺”就容易让人产生歧义,实际上表达的是‘心情上的一种感谢’,愿以此为契机,并且转化为一种动力和鞭策,目的是把工作搞得更好一些,最终实现‘脱贫’目标。”

而对于新邵县政府网站新闻报道中提到“特大喜讯”一事,该负责人则表示“站在新邵县的角度,得到上级的大力扶持,作为一个贫困县,很高兴、很感激,这是可以理解的。”昨日晚间,该新闻稿已从当地官网上撤下。

新邵县扶贫办主任黄建祥也向记者确认了此事。他告诉记者,该宣传标语是一家名为“金桂电子传媒服务中心”的民营企业在“没有征得政府任何部门授权的情况下”制作的。

黄建祥介绍说:“该企业老板看到新邵县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认为这是新邵县委、县政府为老百姓做的一件好事,于是就指使下面的办事员制作了该宣传标语。”

“这是企业发自内心的声音,代表的也是老百姓的声音,这次成功纳入对老百姓的生活改善将很有意义。”黄建祥认为,“县扶贫办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是此前没有引起重视。”

舆论声音

李天扬:乐戴贫困帽 唱歪扶贫经

“热烈祝贺”戴上穷帽子,怎么看怎么荒唐。在一片舆论哗然之际,湖南新邵官方,不得不出面表态。既承认“热烈祝贺”欠妥,又否认此语出自官方授意。不过,这种套路可骗不了记者与网民。在新邵县政府网站上,说到戴上穷帽,用语同样惊悚——“特大喜讯”。

“热烈祝贺”也好,“特大喜讯”也罢,总之是新邵官方欣喜之情满溢。他们为什么这么高兴?

所谓“无利不起早”,新邵官方欢喜之源头,皆为利也。众所周知,只要成为扶贫对象,接踵而至的,是数目相当可观的扶贫款。于是乎,有不少被评上“贫困县”的地方,是“偷着乐”的,新邵县则是“喜形于色”,乐昏了头。

邓海建:获选贫困县 诚实的好消息

一顶“贫困帽”,引来万人抢。这就是贫困地区评选中的咄咄乱象。事实上,“贫困县”的帽子对老百姓来说,既不是可以兑现的实物券、也不是无上可爱的殊荣,竟然拿到电子屏上“发自内心地”去“热烈祝贺”——这样的论断,究竟是推理者逻辑“秀逗”,还是民众果真早已癫狂?

骂来骂去无非是扭曲的政绩观,嘴快地斥责其恬不知耻,但问题是,获选“贫困县”,谁说不是一则诚实的好消息?坊间早就盛传一县委书记语录——“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县又评上‘贫困县’了”。即便我们信了新邵的“另类喜讯”未曾得到官方授权,但私下的心情是喜悦还是激动,恐怕早就是“司马昭之心”:譬如新邵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一篇发布于去年11月29日的文章,《新邵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称,“11月15日,从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召开的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会上传来特大喜讯:新邵县被正式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

“好消息”为什么要祝贺?一是来之不易。二是一本万利,有了这么个“稀缺资源”,各种物质资源及发展机会都会源源而来,自然就没了坐吃山空的后顾之忧。此等天大的好事,当然是值得“热烈祝贺”的。

“贫困县”这顶帽子,瞧上去不好看,戴起来却很温暖。网上早流传一个段子:话说甲县和乙县争取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名额,最后甲县失败了,记者采访甲县县长问为什么会失败,县长含泪回答,因为我们县实在太穷了。情节虽然荒诞,却也点中了贫困县乱象的穴位。

蒋孟龙:“贫困县标语”折射扭曲的执政心态

新邵县委书记伍备战在《在全县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暨“七·一”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上也提到了“申报的艰辛”:“这几年,为了争取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扶贫开发重点县和武陵山经济协作区这两大政策,我们不图个人升迁,只想百姓实惠,特意压低了一些经济指标,并且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衔接协调工作,可以说是受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委屈。”。用县委书记的话来分析,新邵县的党政班子成员不惜压低该县经济指标,不惜降低他们高贵身段,不惜忍受别人狗眼看人的委屈,只是为新邵县戴上这顶特困帽子,只是为了百姓获得实惠。乍一听,父母官们的举动可谓是苦心孤诣,好高尚好伟大,细思考,只能说是执政者们心态畸形扭曲。
  公众怎样议论“贫困县标语”,纯属见仁见智。虽然网友们在心理上很难接受新邵举动,然而,谁又能否定数十万新邵县人民群众的欣喜心情?谁又能否定新邵官员执政为民的热血情怀,谁又能否定新邵县进入国家特困地区后所面临的发展机遇?在国家财政日益膨胀、基层财政日趋萎缩的今天,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跑的伢子被撑死变得越来越正常,驻京办沦为先行渗透堡垒,“跑部钱进”变成官场风向标,“贫困县标语”就显得再正常不过了。虽然笔者很佩服新邵县委伍备战书记坚持压低经济指标、降低个人身段、换来百姓实惠的高尚风格,但却并不意味笔者赞同其所坚持的投机取巧式懒汉思维。发展一地经济,主要还得依靠明晰的发展思路,稳定的发展环境,务实的工作作风,坚强的奋斗心态;发展一地经济,关键是要建设一个团结得力的领导班子,打造一支善于战斗的干部队伍,带动一方期盼致富的人民群众;发展一地经济,根本在于建设支柱产业,培养造血功能,延伸财源基点。天上掉馅饼看上去很美很美,坐吃山空当懒人又何尝不是可怜可悲?

尹于世:别让贫困县帽子成为“金饭碗”

事实上,贫困县的“帽子”甚至已成为一种令人艳羡的“金饭碗”,一旦到手就不忍舍弃。资料显示,我国2001年核定了592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即原来的国家级贫困县),10年来不少贫困县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甚至成为经济强县,但它们仍然戴着贫困县的帽子。对于不愿“脱贫”的原因,中国社科院农村所贫困室主任吴国宝曾表示,贫困县最初仅仅是国家作为扶贫工作对象确定的,但后来附加在它上面的很多优惠政策使得它可以享受很多开发扶贫以外政策优惠上的好处。一方面,贫困县可得到可观的扶贫资金,另一方面,不少优惠政策也与贫困县绑定,只有贫困县才能享受到。也正是这个原因,许多不是贫困县的地方争取进入贫困县行列,一些已经脱贫的贫困县即使经济状况明显好转也不肯退出贫困县的行列,这就是某种程度上存在的“扶贫县只进不出”怪象的一个重要原因。

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贫困县,拿着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与扶持资金,不是励精图治求发展,而是挪用、挥霍、浪费,这样的事例并不罕见。媒体不时披露的诸如贫困县办公大楼豪华无比,有的贫困县动用巨款聘请明星做广告,有的贫困县甚至动用大笔资金拍影视剧等等,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一些贫困县的成色是否掺假,不得不质疑一些贫困县扶贫资金的管理是否规范、严格,不得不思考贫困县评定的制度设计是否需要调整与完善。

给贫困县以政策、资金扶持,其本意是通过配置资源帮助其尽快脱贫,但现实情况是一些地方得到贫困县帽子后,便满足于保住这个“金饭碗”,不仅不思进取,不试图改变贫困落后的面貌,反而尽力延续贫困县的优惠待遇,甚至以此为努力的方向、工作的重点。一些并不贫困的地方也采取各种手段争取进入贫困县的行列中,而已经脱贫的地方也千方百计保住贫困县帽子,这样的局面与扶贫政策的初衷恐怕相去甚远。这些现象提醒相关部门要尽快拿出对策,对贫困县既要严把进口,又要畅通出口,避免贫困县帽子成为一些地方用来弄虚作假、投机取巧的工具。

舆情分析

“贫困县特大喜讯”这一事件,1月30日首先在微博曝出后,经多家媒体跟踪报道,这宗舆情两日来在网络上备受关注。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监获取的数据信息显示,2月1日上午9点半,该舆情位居百度实时热点排行第三位。某调查网站的数据(参与调查人数为943人)显示,有37.75%的网友认为新邵的这种做法是“耻辱,这也能成政绩”,有22.16%的网友认为“不懂,地方政府竟以贫困为荣”。这两种倾向明显表明对新邵的这种做法持有异议,且比例为59.91%。对于新邵的做法,表示出理解的网友,占25.45%的比例。

 

另一个调查题目,针对当前争相入“贫”的现象,扶贫政策该有哪些反思。其中41.46%的网友认为资金支持起不到治本作用,38.6%的网友认为在扶贫同时,要监管扶贫资金运作,使其透明化,防止、打击腐败出现,真正确保扶贫资金用到实处。

 

这宗舆情经过各路记者的采访证实,新邵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致证实了电子屏幕显示的贺词并非政府所为,而是企业的自发行为,该企业也并非得到有关部门的授意。目前,电子屏上的信息已被撤下,而且新邵政府网站上发布的相关新闻也自发删掉。事情发展到2月1日,有关舆论相比前两天有所减弱,1日下午16点整,从上午9点半位居百度实时热点排行榜的第3位退居到第36位。一宗事关县级政府的舆情,犹如一出诙谐的闹剧在新邵县各部门的澄清下草草收幕。然而,关于扶贫的舆论还仍未休止。


上一条:【舆情快报】第三十二期:村主任火烧乡政府刺伤乡干部 下一条:【舆情快报】第三十四期:当执法搭上“抢” 谁来捍卫百姓利益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