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小时)服务热线:400-699-7699

网络舆情监控行业动态

【舆情快报】第三十一期:“满城挖”书记无惧骂名 顶风前行红遍网络


舆情综述 

早在2011年初,武汉市内在市委书记阮成发领导下大搞城市建设,因整个市内建设规模宏大,影响甚广,当地人纷纷称这位书记是“满城挖”。此后,“满城挖”一词开始出现在网络上,并引起各路媒体和众多网友广泛关注。时隔十月有余,“武汉书记满城挖”再次在网络上引起波澜,“满城挖书记”如今不但欣然接受了“满城挖”的称号,还把“挖”字选为武汉年度汉字。

作为“十二五”开局之年的2011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年关总结回顾这一年的工作,“满城挖书记”依旧信心满满。无论是群众质疑过的大兴土木等基础建设,还是干部队伍中的治庸问责,在这位书记心里这些工作受到了老百姓中肯的回应。

事件概述

2011年初,武汉第十二届人大会上,阮成发作为新任武汉市委书记和武昌区人大代表座谈时,针对全市5000余建设工地遍地开花,市民抱怨、责难之声次第传来,他自信地说:“我知道,在网络上有人叫我‘满城挖’,‘十一五’在城区挖,‘十二五’还要挖到远城区去”,“建设不会停止,我会顶着骂名继续下去”。

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

“挖”自有理

 12月23日,该市十二届一次全会上,阮成发为记者概括武汉年度汉字为“挖”,他也欣然接受了“满城挖”这个外号。在今年三月的两会上,他说,大建设时期,也是出问题最大,是最困难的时期。我们很容易找到理由让一些建设工地不开工。但是,事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当我们回头看,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会对不住这座城市。

 阮成发:大发展和解决民生是一致的,在发展过程中,特别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可能会对生活环境有影响,目前这个阶段的工作重点,首先还是要强力推进城市的快速发展。武汉现在轿车每个月增加1万辆,实际上我们修路的速度赶不上轿车增加的速度。未来五年,每年通一条地铁线,等二环线、四环线都建好了,我向市民承诺的中心城区内点到点“30分钟畅通工程”就能实现。

除了大兴土木,阮成发还提出要治水,希望突出武汉的水景,实现一湖一景。

阮成发:我们提出建设“东方水城”,就是把水治理好,把湖管住,实现“一湖一景”,真正使武汉彰显大江大湖的难得城市风貌。可以想象一下,这些工程都完工后,武汉将会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

阮成发能够顶住压力,坚持“满城挖”,与他的理念是分不开的。他认为,“建国家中心城市,复兴大武汉”的目标,是“等不来”的,不能天然形成,更不是自封的,必须经过艰苦奋斗的过程,使整个城市的实力达到相应水平。

阮成发: 5年以后,武汉的经济总量将进入万亿元GDP俱乐部,新兴产业占有相当比例,全面完成建设小康社会任务。在这个基础上再奋斗5年,武汉将成为高端要素的聚集中心,可以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到那时,武汉就自然成为了国家中心城市。对此,我们充满信心。

今年以来,武汉市开展的治庸问责,城管革命让城市面貌有了巨大变化,尤其是七月分城区严重渍水,环线大堵车,武汉毫不留情,惩治了包括水务局、交管局等部门失职人员。阮成发表示,治庸最重要的就是动真格。

阮成发: “治庸问责”开始到现在,将近8个月时间,我们处理了600多名干部,今后还要长期坚持。还要缩短活动周期,比如半年一次。“治庸问责”,确实老百姓很受的欢迎。“治庸问责”所取得的成效是阶段性的,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坚持“治”下去,武汉就有希望。

“挖”的代价

428亿“满城挖” 武汉城投千亿负债非典型生存

“我们也不想收费,但面对着百亿元的巨额债务,我们没得选择。”

面对修建桥梁、隧道留下的百亿债务,武汉市推出了全国第一个城区ETC系统(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然而,启动半个月后,舆论却纷纷指向路桥收费改革是变相涨价,身为武汉城投集团公司(下称“武汉城投”)办公室副主任的申志忠颇有些无奈。

如果武汉市路桥收费改革顺利实施,将会使武汉全市每年路桥收费金额增加至8亿元,比以前的每年4亿元,增加了一倍;正是这小小的4亿元,让这家总资产已突破1200亿人民币、净资产突破252亿元、武汉市最大的城投集团欲罢不能。而这背后,恰是武汉城投近千亿的负债和高达79%的资产负债率水平。

“目前总体形势(融资)比较严峻,贷款收得比较紧。”7月14日,一位该公司内部人士向本报坦言。

2011年银根收紧之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全国同此凉热;作为承载“大武汉梦”的武汉城投,想停未必能停得下来 2009年以来武汉5500个工地同时开工,武汉城投承担了市政府城建计划的三分之一。

该公司一份内部资料显示,根据其2011年城建计划安排,城投公司年内投资规模将高达427.9亿元,占全市的59.2%,这一投资规模接近2010年实际完成投资的两倍。

2008-2010年三年,作为武汉市最大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开发和公用事业投资运营主体,武汉城投资产规模增长与武汉城建规模扩大步调一致,三年完成了三级跳。2009年总资产突破了1000亿后,2010年又成功迈过1200亿门槛。

然而,过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项目周期、较低的市场化程度,正在拖累武汉城投的原本孱弱的盈利能力。

一家评级业资深人士分析,武汉城投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公用事业,2009-2010年营业收入中,公用事业贡献度在70%以上;而截至2010年3季度末,公司685亿元的银行借款余额中,5年以上期限的借款余额高达537亿元,占比超过了78%。

“尽管短期债务偿还压力不大,但长期债务偿债风险不确定因素很大。”上述人士分析。

5年期以上借款高达78%

“我不怕别人叫我满城挖 ,不建设对不起这座城市。”

7月6日,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连同他的外号“满城挖”一起出现在美国《纽约时报》上,满城挖这一谐音不过是过去两年武汉的生动写照。

媒体报道2009年,武汉城建全年共投资500亿元,平均一天1.4亿元。2010年城市建设投资超过600亿,进入2011年,规划总投资将超过700亿,即平均每天投资2亿元;同时,从2009年开始,武汉全市共有5500多个工地同时施工,空中是高架桥、地面建快速路、地下挖地铁隧道,基础设施大建设正在立体化推进。

资料显示,2007~2009 年武汉市累计到位城建资金分别为241亿元、406亿元和509亿元,2010年城建计划投资达659亿元;作为城建具体执行者的武汉城投,总资产和总负债都走上高速膨胀之路。

2009年末,武汉城投总资产第一次突破1000亿,负债突破780亿元,资产和负债较2008年增幅大幅增长40.09%和42.76%。同时,2007-2009年,公司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一直处于高位,分别为77.71%、76.26%、79.09%和79.30%。

428亿“满城挖” 武汉城投千亿负债非典型生存

而2010年城投公司负责实施的基础设施项目共378项,全年完工163项。年度城建投资目标为130亿元,全年实际完成投资226.36亿元,为年度目标值的174.1%,同比增长31%。

高负债率与其特殊身份密切相关,在其公司业务五大板块中 水务、燃气、基建、置业和城市资源开发,盈利能力较弱的公用事业占比很高。

“公司实施的城建项目投资除资本金来自财政投入外,其余均由公司负责对外举债。”武汉城投如此解释。

内部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底,在政府注入财政资金的基础上,武汉城投完成各项政府性融资合计1025.69亿元,这还不含国债及地方债等债务资金;这1025亿元融资中,银行贷款占8成。

截至2010年底,武汉城投(含城建基金办及所属单位)国内银行各项贷款余额848.45亿元,其中5年以上中长期贷款占绝大多数。

一份武汉城投的中票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0年9月末,其银行借款总额高达685.5亿元,其中信用借款占50%以上;另外,从贷款期限上看,5年以上的占到78%以上,而一年内到期在49亿元左右。

“中长期贷款占比较高,意味着借款成本较高,这与公司主要承担大量非经营性和准经营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有关。”上述评级业人士分析。

武汉城投2011年第一期20亿中票发行文件写道,从指标看,公司长期偿债能力较弱,但作为政府批准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运营主体,公司债务的偿还主要来自政府财力支持。

在公司的负债中,经营性业务产生的负债主要通过经营收入偿付本息,非经营性和准经营性业务产生的负债则由政府通过财政和其他专项偿债资金来偿付本息,该部分债务的偿还有一定保障。

“2007~2009年公司EBITDA(即试算盈利)分别为8.36亿元、9.38亿元和13.96亿元,全部债务/EBITDA 分别为34.45倍、42.95倍和46.24倍,EBITDA对全部债务的保护较弱。”报告显示。

430亿元筹资从何而来

不断膨胀的银行贷款,负效应是显而易见的。

财务数据显示,2007~2009年武汉城投营业利润分别为19,326.09万元、24,264.18万元、5,215.77万元。2009年较2008年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2009年公司银行借款增加较多,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加。

此外,武汉城投还大量对外担保。截至2010年9月底,公司对外担保总计143.70亿元,担保比率为60.84%,被担保单位主要为政府基础设施建设及运营主体以及政府部门。联合资信评级报告中指出,“存在一定的或有负债风险。”

然而,2011年仍是未了局。据2011年城建计划安排,武汉城投2011年投资规模427.9亿元,占全市的59%,其中项目建设投资280亿元。

在上述内部报告中,武汉城投称为完成上述投资任务,城投公司须筹融资429.9亿元,占全市计划的59.2%。这430亿人民币从何而来?

武汉市政府做了一系列安排。

上述内部材料显示,一是,将市政府可用于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资金全额划拨,2005年-2009年共123.91亿元。

其二,赋予城投公司若干收费职能,如城市路桥车辆通行费(全年收费收入为4亿元)、污水处理费(全年收费收入3亿多元)等。

其三,针对准经营性重大项目投资,确保匹配一定的土地资源。目前,市政府已批复在城投公司成立城建土地分中心,已明确由城投公司一级开发运作的土地共有5万亩。

 

舆论声音

不怕“骂”的精神可嘉,但如果同时能够俯下身段,以谦抑的姿态听听群众的“骂声”,“骂”得在理的适时、适当矫正,以利“挖”得更科学,少些怨气多些满意,力争政绩、口碑双丰收,让“挖”也能成为老百姓推崇的年度汉字,岂不更好? 

只要“满城挖”书记坚持民生为重,廉洁奉公,科学研讨,民主决策,“满城挖”就会得到老百姓支持,就一定可以“挖”出武汉的灿烂明天。

老帆:武汉市委书记“满城挖”底气何来?

武汉近年来开展城市大改造大建设,市委书记阮成发被封“满城挖”,这一“雅号”所饱含的含意无疑有弹更有赞、有怨气更有期待,欣然接受“满城挖”的雅号,选择“挖”作武汉年度汉字,并且表示还得继续加大力度“挖”下去,无疑让我们看到一位地方官员的自信、豁达和执著。

“建设不会停止,我会顶着骂名继续下去”—我们固然欣赏阮书记的自信,不过同时心里难免会掠夺一丝不安和担忧:老百姓怨也好、骂也罢,是不是全无道理呢?阮书记和整个领导班子集体能够听听市民的声音么?倘若对不同的声音不管是否有道理,一概以傲慢和不屑的姿态拒绝倾听和接受,会不会“挖”出隐忧和后患?

正如阮书记在两会期间所言,“大建设时期,也是出问题最大,是最困难的时期。我们很容易找到理由让一些建设工地不开工。但是,事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当我们回头看,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会对不住这座城市。”如果确有充分的理由仍然坚持开工,将来会不会同样会感到对不住这座城市?

建设是主旋律,发展是硬道理,要建设和发展,当然需要领导者具有非凡的胆识和魄力,敢想敢干敢冒风险,不过一个必要的前提是坚持科学发展观。这些年来,大干快上超常规盲目跨越的教训也不是没有,诸如对环境的破坏、工程建设质量问题等等,因此,不怕“骂”的精神可嘉,但如果同时能够俯下身段,以谦抑的姿态听听群众的“骂声”,“骂”得在理的适时、适当矫正,以利“挖”得更科学,少些怨气多些满意,力争政绩、口碑双丰收,让“挖”也能成为老百姓推崇的年度汉字,岂不更好?

“满城挖”能挖来武汉的灿烂明天吗

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满城挖”能挖来武汉的灿烂明天吗?有三个指标来衡量。

其一,要挖出清廉能干的干部队伍。要想富,先修路,挖吧挖吧不是罪。建高速倒下一批贪官,建高铁揪出一批贪官,武汉大学的后勤腐败窝案触目惊心,贪官总是与工程建设如影随形,武汉“满城挖”就能独树一帜没有贪腐吗?一定要挖出贪官,不能让贪官充斥“满城挖”建设中,哪怕一个贪官都不行,一定要以一支廉洁能干的队伍来推进“满城挖”建设。

其二,要挖出严格科学的民主管理。只要“满城挖”不是“面子工程”,而是“民心工程”;只要“满城挖”不是“百天规划”,而是“百年规划”;只要“满城挖”不是“惟经济论”,而是“科学发展”,坚持经济利益和民生利益协调发展,凡事和人民多商量,经过科学研讨,民主决策,“满城挖”书记何必担心“顶着骂名继续(挖)下去”呢?

其三,要挖出和谐幸福的百姓生活。为子孙后代打百年基础,让子孙后代远离今天挖电信,明天挖燃气,后天挖下水道的日子,让武汉远离豆腐渣工程和烂尾工程,让武汉建设出赣州那样千百年来发挥作用的地下排水系统之类的优良工程,让武汉远离看海,让武汉路路通,路路畅,路路通往幸福村,这样的“满城挖”自然会得到老百姓的衷心拥护。

民意需要得到尊重,城市建设也需要有一个量力而行的长远规划,好事实事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办好的。只要“满城挖”书记坚持民生为重,廉洁奉公,科学研讨,民主决策,“满城挖”就会得到老百姓支持,就一定可以“挖”出武汉的灿烂明天。

不惧骂名“满城挖”对得起谁?

在我国城镇化快速发展进程中,对于武汉市领导“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豪迈建设决心,以及“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会对不住这座城市”的未来展望,想必不少关爱武汉、对江城未来寄予厚望的人一定会予以大力肯定。但是面对武汉全市5000多个建设工地遍地开花,武汉900万人民的日常工作生活以及身心健康深受其害,抱怨不已的情况,笔者还是心生一些疑惑。

其一,循序渐进地发展就对不起未来吗?200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努力实现又好又快发展。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更加明确,要促进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把“好”前置,表面上看起来是顺序的变化,而实际上则是科学发展观的本质要求,也是各级领导干部正确政绩观的具体体现。毕竟,只快不好并不是真本事,“好”字当头,才能持续发展,才能经得起群众、实践和历史的检验。那么,民怨沸腾的“满城挖”是否以“好”字当头了呢?

其二,城市建设一定要顶着百姓的骂名吗?群众利益无小事。谈及这一点,毛泽东同志曾提出:“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问题。”“我们应该深刻地注意群众生活的问题,从土地、劳动问题,到柴米油盐问题。”而在近年来,党中央也多次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听民声、察民情、重民意、暖民心、解民忧、聚民智,强调重大决策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那么,缘何武汉的“满城挖”不愿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听听市民的心声呢?

依笔者看,在英、法等一些发达国家,并不以高楼大厦为荣,不以马路宽阔为喜,而是更加注重老城区保护,强调以人为本的时下,我国一些地方目前掀起的高楼热、马路热,在一定程度更像是一种折腾:宁愿牺牲当前百姓健康生活的里子,去换取所谓的未来光鲜的面子;宁愿对得起十年后的城市,也不愿对得起当前的百姓。

其根源何在?想必仍是个别官员无视百姓权益,急功近利政绩观作祟罢了。而不解决这些问题,侵民扰民之举怕是仍会换着花样地“满城挖”来呢!

“顶着骂名搞建设”的可怕底气

虽然阮书记很勇敢,但不得不说,“顶着骂名搞建设”是一种很可怕的心态。书记的自信,应该源自简单地认定抱怨、责难仅仅因为施工扰民。现实当然不是这样的,被抱怨、责难的,可能包括建设施工的必然扰民,更可能包括因为管理不当、不规范,导致了过度扰民,乃至建设本身的必要与否,是否为政绩工程、瞎折腾,以及在宏伟蓝图背后,是否隐藏着一部分人的合法权益被侵害、被剥夺。

以上,便是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寻找例证,也再容易不过。曾被称呼为武汉“双子楼”的,位于该市王家墩中央商务区的两栋19层、63米的高楼,还没来得及建成,就成为新规划的“路障”,一炸了事;仅建成5年的该市一处400余套联排别墅,居然就成为了拆迁对象。

民众抱怨、责难,并不意味着他们反对建设城市,而意味着,他们希望以最佳方式去建设。所谓“顶着骂名搞建设”,不是无视市民的权利,也不是替市民作主。那样是危险的,可怕的,不仅极易导致决策失误,也容易侵害一些群体、个人的合法权益。

想通了这一层,官员才能对公共权力、对民众的意见保持敬畏。就不会说什么“顶着骂名搞建设”,更不会在行为上坚持官本位。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以严谨制度、严密程序保证建设的合理合法。任何人都不可能无视“骂名”,无视民意。

舆情分析

“满城挖”一词早在今年2月便开始在新闻报道里出现,近日,“满城挖”书记的新闻再次传遍网络,一时间关于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满城挖”的信息成为舆论热点。本果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监获取的数据信息显示,12月28日09:00至29日12:00,“武汉书记满城挖”位居实时热点排行榜首位,一天多时间该词搜索量达到75901次。

截止28日15:30,有关“满城挖”书记的微博信息达到12566条。从媒体和网友的舆论中分析,半数舆论对“满城挖”书记持肯定态度。

搜狐微博网友“柳大”:“满城挖这个外号好啊。国家进步繁荣了城市才有大规模建设改造。满城挖的局面来之不易,我们期待长江边上出现一个更美丽的武汉市。”

新浪微博认证网友“HTV白水”:“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选择“挖”为该市年度汉字。由于武汉这两年开工工程较多,阮成发今年年初有了谐音外号——“满城挖”。能够接受市民的调侃,在这一点上还是值得赞一个。”

腾讯微博网友“高祥”:“ 纠结的中北路,让多少车停在了路上,满城挖先生是否知道老百姓的痛苦?还好俺这个文弱工科生体力还行,奔跑一千米,爬上十楼才避免上班的秒钟走到半点!”

腾讯微博网友“WM”:“好吧,我从来不反对搞建设的,就像问一下挖书记,有科学性指导吗?有系统性策划吗?有合理的目标吗?有适当的民意调查吗? 如果真是真心实意的为人民着想,也请用认真严谨实用的态度来对待我们纳税...”


上一条:【舆情快报】第三十期:重庆多名官员喝“粪水” 被质疑作秀 下一条:【舆情快报】第三十二期:村主任火烧乡政府刺伤乡干部

互联网舆情信息监测相关产品和服务: